BloggerAds廣告

2013年11月8日 星期五

孝順父母與沒出息子女

大約在民國70年末期,我跟幾個朋友約了在公館附近喝茶,在座有一位學者,他帶了兩個大約6歲的孩子,其中一個是他的養子,這個小孩原先被家人囚禁了好幾年,一句話都不會說,電視新聞還報導過。

後來這個學者收養他,「順便」研究他從不會說話到會說話的過程。我看見這孩子時,他已經會說話了,但說得不流暢,行為舉止上也不像同年的孩子那麼機靈活潑。學者的親生孩子很漂亮!據說是資優生,學者說孩子遺傳到他前妻的優點,這孩子是在法國出生的。後來,學者忽然冒出一句話:「以後孝順我的應該是我的養子。」

後來席間有個深諳算命的朋友幫他運算子女緣,話怎麼說的我忘了,反正算命仙的話永遠是模擬兩可,怎麼解釋都行。



時間之河匆匆流過,那位學者現在大概已過花甲之年,我不知道與他較有「子女緣」的是當年那個聰明的親生子或平庸的養子?這兩個孩子往後有沒有發生甚麼驚人的變化當然也不得而知,不過學者的話卻令我印像深刻也頗「有感」。

不久前,我去山上遛狗時遇到兩個鄰居太太,其中一個在菜市場賣菜,我們暫且稱她是「賣菜嫂」,另一位長得十分貴氣!她的先生是公立教學醫院退休醫生,三個兒子都是醫生,我們暫稱之為「醫生娘」。

賣菜嫂看到我帶著一隻老狗,醫生娘帶著三隻老狗,用她慣有的傳統市場裡的熱絡語調說:「你們真好命喔!一大早就牽狗散步,不必為生活操煩!」

我說:「你更好命!一大早不必當狗奴才,也不必為生活操煩!」

然後賣菜嫂開始嘆自己其實很苦命,兒子沒甚麼出息!快四十歲了,沒有自己的房子,更沒有自己的事業,只能接手賣菜嫂的攤子,全家跟賣菜嫂住在緊臨市場的老公寓裡,房子西曬,一到夏天熱死人,牆壁都是燙的,冷氣都來不及。兩個小孫子常抱怨屋子裡好熱、好擠,賣菜嫂就罵:「你們的把拔如果有「材調」就去賺錢買一間別墅給你們住,不要跟我住。」

接著賣菜嫂開始讚嘆醫生娘的孩子有出息,醫生娘「尚好命」,而自己的兒孫卻只會在她身邊「嚾」,讓她老來都還不得安寧。。賣菜嫂的「坎普鍊」響徹山林,但不知怎地,我覺得她的語氣固然有著不滿,卻隱約透著一絲幸福。而一旁的醫生娘雖然一直微笑傾聽,但笑容裡竟不經意的露出幾許落寞,這有點「複雜」的笑容,我常在中年以上、孩子很有社會地位的「貴婦」臉上看到。

末了,醫生娘淡淡的說了一句「賣菜嫂!好不好命不是看子女會不會賺錢啦!」

最近,我經過賣菜嫂的攤子,她的兒子在招呼生意,賣菜嫂在跟人聊天,兩個小孫子一會兒去扯奶奶的衣服,一會兒拿玩具逗奶奶,賣菜嫂又笑又罵的,看得出來,攤子雖已由兒子接手,但她仍是「最高總指揮」。

回家時,我又遇到了醫生娘,她坐在輪椅上,外傭推著,三隻老狗慢吞吞的跟在後面,她告訴我,她的膝蓋剛過刀,三個醫生兒子有的在南部醫院當院長,有的去國外講學,還有的自己開業,大家都很忙!她不想麻煩年輕人,所以現在都是外傭照顧她,等再過些年,這三隻老狗都老死以後,她打算住進養老院,她特別強調,現在高級養老院設備像五星級飯店,還有醫生護士照顧,住進去很舒服!

我想起了在市場指著兒子的鼻子罵「笨蛋」,兒子還笑嘻嘻的說「老人家高興就好,給她罵沒關係!」的賣菜嫂,我想起了醫生娘說要住進五星級養老院,我想起了多年前學者說「在家孝順父母是沒出息的孩子辦的事」,我想起了自己的孩子每天早出晚歸,他跟我雖同住一個屋簷,我竟也好幾天沒看見他了。

這世上大概有很多父母,在為「有出息」的孩子感到無上的光榮的同時,內心卻藏著很深沉的寂寞吧!